• 新教育论坛杂志社官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收录文章 > >详细介绍
资讯信息

浅析基于历史细节的知识体系建构

时间:2019-04-15 来源:《才智》杂志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构建知识体系是历史教学中不可或缺的环节,合理的知识体系对于打造高效课堂大有裨益。知识体系的建构既可从宏观着眼,亦可从微观细节入手,本中以五四爱国运动的背景为例,浅析基于历史细节的知识体系建构,求教于各位方家。

  一、巧用细节当“引子”

  知识体系的构建都需要必要的“引子”,可以是一个角度,一条线索,也可以是一个细节。讲述五四爱国运动,必然会涉及“二十一条”,岳麓版必修(Ⅰ)写道:1915年1月,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向袁世凯政府递交了“二十一条”密约……5月9日,除第五条内容有所保留外,称帝心切的袁世凯接受了“二十一条”。①这里有个细节值得我们关注——袁世凯接受的“二十一条”与日本提出的“二十一条”(以下称之为“二十一条要求”②)之间有怎样的差别。我在课堂中提问:“袁世凯接受的“二十一条”与“二十一条要求”差别大吗?”。学生异口同声答“不大”,理由是“二十一条只有第五条有所保留,剩下二十条都接受了。”学生对文中“第五条”的误解可能源于教材并不清晰的叙述,我们恰可以巧用对此细节的误解做“引子”,激发学生探究的热情,开始建构知识结构。应该指出的是,教材中的“第五条”实际上指的是“二十一条要求”中的第五号。二十一条”分为五大部分(即五号),其中,第一、二部分关于山东、东北问题,分别有4条、7条;第三部分关于汉冶萍问题,2条;第四部分,关于中国沿海港湾及岛屿的租借,1条;第五部分,关于对中国全境的要求,7条。在日本以武力为后盾的外交胁迫下,经过多达25次的谈判,在日本决定删去第五号要求并向中方发出“最后通牒”后,1915年5月25日,袁世凯政府与日本签订了《关于山东省之条约》和《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》,互换了13件照会,总称“民四条约”。③引导学生关注“二十一条要求”的细节,不仅有助于化解误解,还可自然地引导学生关注袁世凯政府对“二十一条要求”的态度及其应对方法。

  二、善用细节建“桥梁”

  知识结构的构建需要“引子”也需要“桥梁”,“二十一条”为何迥异于“二十一条要求”?这一细节问题便发挥了“桥梁”作用。教材认为袁世凯称帝心切,因此部分接受了“二十一条”,这显然不足以说明“二十一条”为何迥异于“二十一条要求”。这里我与学生们分享了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的观点。唐先生认为,袁政府应对这次危机还算得体。他据日方密档指出,在双方交涉之初,袁即疾言厉色地告诉日使,可让者自可谈判,不可让者,如第五号诸条,则绝不能让。袁之下的外交长官亦有可取之处,外长陆徵祥、次长曹汝霖、驻日公使陆宗舆等均设法拖延,并特别说明在日方记录中,一向有妥协倾向的曹汝霖,“激愤之情溢于言表”、“情绪颇为激越”。④之后我又补充介绍了袁政府做的种种努力:其一,未按日本的要求对“二十一条要求”进行保密,而是将内容公开,争取世界舆论对日本施压;其二,在谈判过程中采用拖延战术,令日方自删条款以求速签。最后袁政府终于在日本下最后通牒,并以武力威胁的环境下与日方签订了“民四条约”。可以说“民四条约”根本就是个城下之盟。其后,“北京外交部参事顾维钧建议由政府发表一份详细声明,说明中国政府在整个谈判中所持立场以及被迫签订条约的情况。这个建议得到了袁世凯的批准。5月13日,北京外交部发表长篇声明,向世界各国宣布中日交涉的始末。”⑤以上细节,不仅回答了“二十一条”为何迥异于“二十一条要求”,也为了解中国以何理由向和会提出废约要求埋下伏笔,起到上串下联的作用。

  三、依据细节串“链条”

  岳麓版必修一提及,中国代表团向巴黎和会提出废除“二十一条”,并对巴黎和会上中国代表顾维钧对德国没有将山东“转交他国之权”的理由做了介绍。但并未提及中国提出废除“二十一条”要求的理由。我们知道,纵使德国无权将山东“转交他国之权”的理由成立,“二十一条”不废止,中国便没有收回山东权益的法理依据。那中国要以何理由废止“二十一条”呢?通过以上袁政府应对的介绍,学生便可以有所了解。事实上,不管是巴黎和会还是其后的华盛顿会议,中方都坚持认为“二十一条”为日本强加之条款,为单方面条约,不承认其有法律效应,应全约废止。然而,尽管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和会上据理力争,但中国主张并未得到和会支持。至此,我们便可以引导学生将上述几个细节串成一个完整的知识“链条”:日本提出“二十一条要求”——袁政府被迫签城下之盟,接受部分条款(含山东问题)——中国以强迫性单方条约为由提出废约——巴黎和会拒绝中方提议。这样的“链条”构建了一副清晰的历史画面:袁政府面对“二十一条要求”知耻而无可奈何,中国代表在巴黎和会上义正词严,但“公理”却奈何不得“强权”。由此,学生便能深刻感受在不公正的国际体系中弱国在外交上的无奈,进而迸发“强我国家”的爱国情怀。同时,我们可以据此引导学生理性看待北洋政府,从“二十一条要求”的交涉到巴黎和会上的据理力争,北洋政府亦有可取之处。我们还可以引导学生历史地看待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上失败的根源,不在于北洋政府,而在于其时的中国是个半殖民地国家。五四运动中,学生由爱国情绪激发的怒火,不由分说地烧向北洋政府的部分官员,于情可原,于理不通。

  可见,在历史教学实践中,有些历史细节有助于学生去疑解惑,有助于我们上串下联,构建完整的知识链条,重视它们,不仅能生动历史课堂,亦能让历史课堂更加高效。

  参考文献:

  ①曹大为, 赵世瑜. 历史必修(I)政治文明历程[M]. 福建省:岳麓书社, 2004. 64

  ②唐德刚. 《袁氏当国》[M]. 桂林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 2004. 141

  ③黄纪莲编. 《中日“二十一条”交涉史料全编(1915──1923)》[M]. 合肥:安徽大学出版社出版, 2001.序言

  ④唐德刚. 《袁氏当国》[M]. 桂林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 2004. 143

  ⑤施辉. 《废除《二十一条》的理由是什么》[J]. 历史学习, 2002, (1): 11-12

相关信息
主管单位:江苏广播电视总台(集团) 主办单位:《新教育论坛》杂志社 国际刊号:ISSN 2079-3111   国内刊号:CN 32–0034   邮发代号:27-4
新教育论坛杂志社版权所有@未经本刊授权,不得转载本站资料